<rt id="i35xm"><progress id="i35xm"></progress></rt>
<mark id="i35xm"></mark>
<mark id="i35xm"><noframes id="i35xm"></noframes></mark>

<u id="i35xm"></u>

    1. <bdo id="i35xm"><dl id="i35xm"></dl></bdo>
      <video id="i35xm"><big id="i35xm"></big></video>
    2. <b id="i35xm"></b>
       找回密碼
       注 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新浪微博登陸

      只需一步, 快速開始

      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首頁 IT數碼 錢崗專欄 查看內容

      風霜雨雪,少年子弟江湖老

      173號 2019-10-12 23:59


      235204i23u2xvjuivoffoy.jpg
      前幾天一個兄弟陪家人來昆明看病,抽了一個間隙來找我聊天。他是我初中的同桌,是我的死黨之一,我們從早上10點多就在一起聊天,一直到晚上9點多吃完晚飯才分開,晚飯的時候我跟他說,我們上一次一直在一起超過10個小時估計得追溯到10年以前了。

      年紀大一點有個好處就是,回憶往事可以把時間說得很漫長,顯得大家交情深厚,共同經歷了很多患難甘苦。以前說起什么事情都是以年作為單位,現在已經可以動輒就以十年作為單位了。以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那種有三年恨不得說五年的感覺,現在動輒都是10年20年,就恨不得少說幾年顯得時間并沒有過得那么快。

      那天我們聊了很多上學時候的事情,以及當時那些同學朋友的現狀等等。那些一起經歷過的事情,共同的好朋友,普通朋友,泛泛之交等等,在記憶里很多人都面目模糊了,有一些甚至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我們共同回憶,當然大部分時候是他幫我回憶,因為他一直在老家生活,那些共同認識的人大部分也都在老家,他見到聽到的機會要更多,記得的也比我多得多。很多人和事如同翻動記憶倉庫一樣,很多區域和角落完全這些年完全沒有人清掃過,再去清掃時要么是腐朽不堪一灘爛泥,要么是雞同鴨講一地雞毛,我們說到的人,絕大部分,我離開學校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說到一個女孩的名字時,有些很久很久沒有的記憶突然泛起,那個女孩讀書時候我追過她,我感覺她對我也有好感,只是后來因為種種原因并沒有結果,我離開學校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我記憶中她的笑容似乎很好看,但是臉是什么樣子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早上還去她家樓下等她上學。當時似乎是冬天,有點冷,天亮的很晚,路燈昏暗,呼出來的白氣,以及路燈下冷的瑟瑟發抖的我……腦子里除了這幾個片段之后,就沒有其他的了。

      繼而我又突然想起,就在我追她那段時間,她家里發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她弟弟被綁架然后被殺害了,這在當時可是大案。但是這個案子的后續我竟然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兇手是否被抓到等等我都一點記憶都沒有。

      我腦子里有我去她教室外看她時,她趴在桌子上哭泣的一個場景,其他的細節全部忘記了,兇手被抓了嗎?我問聊天的兄弟,我們兩個人一起回憶也沒有任何印象。

      按理說,這個女孩是我當時正在追求的人,并且我感覺她對我也有好感,這么大的事情,我們就算沒交流(害怕勾起她傷心往事),我肯定也會關注過事情進度的,但是人的記憶就是這么的不可靠。

      聊到中午的時候,另外一個死黨也過來加入了,大家就這樣無目的的閑聊,我就跟他們感慨,我說那個女孩當時發生那么大的事情,家里遇到巨變,我現在回憶起來時,我似乎并沒有特別特別強烈的感受和記憶點,對方在事情發生的那幾天的所有情緒、喜怒哀樂,對世界和生活的恐懼和絕望,我通通沒有感覺,我似乎并不能理解這樣的慘痛的事情發生對她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

      我感覺自己被一層厚厚膜包裹著,對外界事物的感知是遲鈍并且完全失真的,這層膜是自我對于悲慘生活和強烈情緒的恐懼而自我生成的,還是人類進化過程中進化出來的對成長發育時的少年的一種生理性的生物性的保護,我不知道。

      我感覺很困惑,我把這種感覺跟他們分享,我怕他們不能感同身受,我就拿我們當時的死黨里的另外一個兄弟舉例,這個兄弟跟我同宿舍,住我對床,我們一群少年都是當時最要好的朋友,有一天家里突然來人,說他爸爸去世了,然后他就匆匆趕回去了,一個星期后才回來,他爸爸是為什么去世的,他這幾天經歷了多大的痛苦,后面跟我們住在一起的每一個夜晚,他是在怎樣的情緒中入眠的,我沒有任何概念和記憶點,他遭遇到的巨大痛苦人生巨變,仿佛對于我來說只是看到的小說里的人和事一樣。

      我不記得其他卻記得他回來那天穿著一件新毛衣,那件毛衣還很好看。我對其他事情沒有任何感覺卻只記住了人家毛衣好看,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這樣跟另外兩個兄弟感慨到。

      抬頭一看他倆一臉懵逼,原來他們倆根本不知道這位兄弟他爸爸在我們一起念書的時候去世了……我們分析了一下,覺得肯定不是不知道,應該是當時知道,后來這20年里忘記了。但是這樣的事情能忘記,只能說明在少年人的世界里,別人生活中的天翻地覆的巨變,對天天廝混在一起的他人來說,也只是另外一個世界里傳來的微弱聲音而已。

      20多年前,世界其實就跟我們展示過殘酷真相,我們就跟那些慘烈的事情擦肩而過,但是我們都一無所動,我們被自我或者進化的膜包裹著,對于真正的生活一無所知,每天扮演世界的孤兒,現在想起來,那些真正遭遇到事情的朋友,他們才像是世界的孤兒,命運早早的把他們的膜撕開,給他們展現了真實且極為冷酷的一面,跟他們朝夕相對的我們卻一無所知。

      我想起陶杰的那段網上流傳很廣的話: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么時候出國讀書,什么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么時候結婚,其實都是命運的巨變。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云千檣,你作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那些對于他們來說人生就此分岔然后翻天覆地的日子,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而已。就像過去2年里,每一個對我而言輾轉反側煎熬難度的日子,對其他人來說,也只是一個個虛度的平凡日子而已。

      人跟人之間的痛苦毫無任何相通之處。

      那哭泣的少女和在我隔壁床夜里輾轉反側咬牙生扛的少年,他們早已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他們在哪里啊,他們都老了吧,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
        原作者: 173號
        分享到
        文章點評
        • 少點放肆 2019-10-13 12:02
          昔日那團熊熊烈火早已被現實澆的寒氣直冒,但即便如此也要留住最初的那一片凈土。不完全屈服于現實,哪怕代價是這一生窮困潦倒!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關閉

        IT007公告中心 上一條 /1 下一條



        幸福村论坛